『還說沒有!那您看看這是怎麼回事?』婉慈指著那份還擱在桌上的報告。『唷,那個我還沒有整理好啦!等下我就會弄了。』紀希吐了個舌頭,笑了一下。『少來,誠實招來!好吧,我來猜猜看厚,是不是..在想阮啟哲啊?』婉慈狡詰的,看著紀希那突然爆紅的臉脥。『哪有,我..厚,對啦!剛剛是有點小回想下午的球賽啦,只是在想那神奇的灌籃得分而已,不是妳想的那樣唷!』紀希受不了婉慈似有若無的笑容,乾脆自個兒乖乖招了。『哈哈哈,果然不出我所料,仙姑要不要換人做做看啊?』婉慈趁勝追擊的問著。『噗~仙姑還不是妳給我亂取的,尼姑還是香菇..都給妳啦!』紀希大笑著回答婉慈的問題。

 『紀希,對那個阮先生有什麼感覺啊?』婉慈興富繞味的問著。『噗~我們根本就不認識好嗎?哪會有什麼感覺,不要亂講唷。』紀希連忙撇清。『呵呵呵,想不到我們家紀希聰明一世,但今天不小心給她遇見個大帥哥,也是會神不守舍的啊~不簡單~』婉慈坐臥在床上,盯著紀希閃爍的眼睛,賊兮兮的笑個沒完。『董婉慈,什麼東西啦!看我的厲害!』紀希拿起了枕頭,往婉慈的方向打過去。『愛喲,害羞到生氣啦!沒在怕的啦,來啊~看我的降龍十八掌。』婉慈也不甘示弱的拿起枕頭迎戰。此時房門傳起敲門聲,兩個女生笑鬧聲,傳到了舍監的順風耳裡,想爾當然又被唸了一頓嘍!舍監像在趕羊般,催促著她們快點休息。

 『看都妳啦!又被唸了。』婉慈笑推著紀希的肩膀,小小聲的說道。『還說呢~是妳先的呢~』紀希忍住笑意回推著婉慈。『紀希,妳看舍監像不像園長?』婉慈等舍監走遠時問紀希。『園長?種花的嗎?』紀希滿臉疑問。『笨呢~像蠟筆小新裡的幼稚園園長啦!面惡心善啊~』紀希現在把臉埋在枕頭裡,怕又笑得大聲的話,”園長”又會來敲門了。『哈哈哈,有妳的董婉慈,這樣也可以。』紀希笑到眼眶泛淚,和婉慈相互吐槽著。『好啦,再鬧下去我們就不用睡了,明天一大早就是微積分的課呢,再不睡就對不起周公了,晚安唷!』紀希和婉慈互道晚安後,躺在床上回想著今天所發生的趣事,不自覺的帶著微笑進入夢鄉。

 『紀希,早安,婉慈,早啊!』早上在學校遇到同學,互相打著招呼。『琪琪、紋子妳們也早啊!』紀希笑笑的和她們招著手。『吃早餐了沒?我們一起去買吧!報告有帶吧!』琪琪捥著紀希的右手說著。一行人走到販賣部,就聽到一群女孩子熱情的尖叫聲。『發生什麼事了嗎?七早八早在嚷嚷些什麼啊?』琪琪東張西望的,找尋聲音的來源。『是啟哲耶~天吶,買早餐的樣子也好帥唷~妳看他往我們這裡看了,快看啊!』那群女孩子中有人開口叫道。紀希她們聽完這段話,順著那位女生手指的位置望過去,真的是昨天那個灌籃高手-阮啟哲,他現在正和他的同學們排隊買早餐。

 『欵,紀希,那個不是妳朝思幕想的大帥哥嗎?這麼巧,看來你們有緣唷!』婉慈碰了一下紀希的手臂。『噗!不要亂說啦,他的後援會在這裡呢~』紀希急忙小聲的說道。『咦?妳們在說什麼思念大帥哥?紀希嗎?談戀愛了唷!』琪琪語不驚人死不休的,吐出一連串的問號。『琪琪,妳不要聽婉慈在亂說,她在作夢啦。』紀希臉紅紅的拉著琪琪她們,走向賣西式早點的攤位。『我哪有亂講,琪琪我告訴妳,這是真的。』婉慈一面閃著紀希的萬佛朝宗,一面白目的繼續說著。『唷唷,我們家紀希情荳初開了呢~難怪昨天還會遲到,我瞭概了。』琪琪認真的分析著,無視於紀希想辯解的慾望。

 『是啊,昨天小希希就是在看他們比賽鬥牛,我們才會拖得那麼晚的。我們晚上回宿舍時,她還在想呢~』婉慈不客氣的一股腦全盤托出。『哎,可以聽我說嗎?』紀希無奈的想插話,可惜講在熱頭上的婉慈她們,完全沒聽見紀希的請求。『昨晚我就覺得小希希有哪不太一樣,果然和我想的沒錯,真的是情荳初開了。』婉慈和琪琪熱烈討論著,紀希看到這局勢是無法捥回了,乾脆把自己的兩隻耳朵關起來,眼睛隨意的四處飄流著。『啟哲,又有妹送情書來了耶,兄弟,分點桃花來吧!好處都給你佔盡了。』是昨天那位綁迷彩頭巾的高大男子,正搭著啟哲的肩和啟哲聊天。『晨斯,不要鬧了,我們去上課了。』啟哲笑笑的回應著。

 紀希回頭剛好看到,啟哲他們經過身邊,啟哲的眼光正好移到紀希的臉上。『嗨,我們又見面了,妳好啊!』啟哲主動和紀希打招呼。『啊~你好..』紀希頓時有點手足無錯,周圍的氣溫又有飆高的趨勢。『我叫阮啟哲,讀資訊系的,妳呢?』啟哲微笑的看著紀希越來越燙的臉龐。『我..我叫朴紀希,是唸企管系的。』紀希的聲音聽起來有點抖抖的。『妳昨天有來看我們鬥牛吧!我在散場時有看到妳唷~後天下午三點我們還有一場要打,到時候妳會來嗎?』啟哲看著紀希問道。『恩..下午三點我們剛好上最後一堂,好啊!我會帶朋友一起過去看你們比賽的。』紀希低頭回想著課程,再抬頭看著啟哲回答著。

 『好啊!就這麼說定嘍!妳一定要來唷~我們先走了,BYE。』啟哲他們笑著和紀希道別。等啟哲他們走了一小段路了,琪琪和婉慈不約而同的拉起紀希的雙手,驚喜的奸笑道:『我們紀希出運了,大帥哥親自來邀請妳去看他們的球賽耶!』琪琪像是中樂透般,開心的不得了。『對啊,說曹操曹操就到,果然當愛情來臨時,連城牆都擋不了呢!』婉慈興奮的和琪琪一塊起哄著,快樂得像是被邀請的主角是她們一樣。『厚,好啦,小聲一點,那群女生在看我們了耶,買好了嗎?我們快走吧!』紀希隱約感覺到對面傳來一股濃濃的火藥味,便拉著琪琪她們快步的離開販賣部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TC111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