脫下布鞋放在小走廊上,拐個彎打開客廳的大門,放眼望去一目瞭然。話說琪琪家小歸小,但五臟俱全。踏進去的右手邊,放著一台20吋的傳統電視,緊臨的就是琪琪視為第二生命的電腦桌;客廳左上角有一台小型的電冰箱,上頭貼滿著哆啦A夢的磁鐵,每五個呈一列的排排站著;一張可以坐四個人的桌椅,閒暇時候打個麻將怡情,剛剛好;還有去大賣場血拚來的組合式沙發,正折疊在一旁預備著,打報告打到累的時候,還可以在家享受天然的日光浴。另外有三扇門,兩扇前面有掛門廉的呢,各是琪琪和紋子的小世界;中間那扇較小的門,則是共用的衛浴設備,打開來看洗手抬上,還裝飾著一株潔淨的小百合,充滿著淡淡的花香味。

 『琪琪,妳們又換花朵啦~上次擺的茉莉花感覺也不錯呢~』婉慈驚喜的說著。『對啊,佈置的真的很有家的感覺耶,想想我們那冷清的宿舍,差那麼多。』婉慈想著自己和紀希的住處,忍不住感嘆了起來。『哈,不用每次來都說差不多的話吧!不過就是換個門廉和小花而已,妳們也可以試試看啊~這叫做生活情趣,啊,又給妳們偷學一招了。』琪琪戲劇性的嗚了一下嘴巴,然後仰頭大笑。『好啦!該做正經事了,各位寶貝們,請把妳們手頭上的證據全交出來,不是..是資料交出來,動作快點,不然妳們趕回去宿舍就太晚了。』琪琪邊收她們帶來的資料,一邊打開她視為第二生命的寶貝主機,等著營幕回到待機畫面。

 『哇~這會叫的野獸也太狠了吧!紅色圈圈會不會太多了一顛顛?日期還要確實的標出唷?這篇我們是在哪挖出來的啊?』就這樣,在妳一言我一語的情況之下,四個女生開始腦力激盪,希望這次更改過後的成果,可以讓教授滿意不再被退件。時間一分一秒札實的行進著,好不容易把這份難纏的報告給完成了,眾人不禁鬆了一口氣。『都這麼晚啦,天吶!舍監大概又要唸經了,紀希我們該走嘍!』婉慈看著手錶,轉過頭和紀希說。『琪琪和紋子,謝謝妳們呢~沒有妳們的話,這報告很可能還是掛在那兒,謝謝唷!』紀希真誠的和她們道謝。『厚,38唷!我們是同一組的啊,本來就要互相幫忙嘛~』琪琪笑罵著紀希,順便幫忙收拾著東西。

 紀希和婉慈走到樓下,帶上安全帽準備發動機車,回到她們的宿舍。『今天很熱耶,妳下午是跑去哪兒啦?』婉慈突然想到什麼似的,回頭問坐在後座的紀希。『唷,我在看人家比賽鬥牛啦!好精采呢~先騎,邊騎再邊和妳說。』紀希在後坐催促著。不一會兒就回到宿舍門口,紀希和婉慈熄火下車,用牽的進入停車場。『紀希,妳說的那個阮啟哲是資訊科的,功課不錯籃球更是厲害,是我們學校的風雲人物呢~妳不知道嗎?』婉慈用力橋好機車的位置,吃力的說著。『噗~風雲人物啊?真的假的,那我怎麼都不知道呢?』紀希用力睜大她那小得可愛的雙眼。『您過著與事無爭的生活啊!仙姑。』婉慈又在揶揄紀希了。

 『咳咳!妳們兩個知道現在幾點了嗎?』滿臉橫肉的舍監,就站在門口的燈柱旁,右手推了一下厚到不行的鏡框,全身散發著一股濃濃的殺氣。『啊~那個..我們去同學家打報告啦!又被教授退件啦~不信我們可以拿證據給妳看~』婉慈連忙打開她的大包包,要把剛列印好的資料拿給舍監看。『欸,不用了啦!我有說我不相信妳們嗎?只是時間太晚了,兩個女孩子在外面很危險耶~好啦!快上去弄弄就休息了,不要再聊天了蛤!去去去。』婉慈和紀希相視而笑,其實她們都知道,雖然舍監乍看之下非常殘暴的樣子,其實是個溫柔的大好人呢!兩個人和舍監道謝過後,開心的往樓上奔去。

 『呼,累死我了,終於到家了,感動啊~』婉慈一屁股坐在椅子上,伸著懒腰說著。『是吃得太飽在累吧!誰叫妳要和琪琪在拚看誰啃得多,您看看。』紀希把剛脫下的小外套掛在椅子上,不忘笑還給婉慈。『沒辦法啊!她說餓到可以吞下一頭牛了,我當然是捨命陪君子啊!女生也是很有義氣的。』婉慈輕搖著頭髮,還對紀希比了個勝利的手勢。『哈,您說的都對,好啦,那妳先洗澡吧!就由小女子我來把報告訂好,順便整理明天上課的東西,OK?』紀希也比了個請的手勢,惹得婉慈笑得沒完。『朴紀希,有妳的,學的很快唷!』婉慈邊說邊起身去拿盥洗用具,走入浴室準備洗個香香澡。

 『有你的..』紀希在口中小聲的重覆說,不經又想起下午那場精采的盛事。『阮啟哲,資訊科又是籃球社的副社長,還是風雲人物呢~今天場外的女生好像特別多,看來他很受歡迎唷!』紀希坐在椅子上一邊拿出包包裡的報告,一邊自言自語著。『是還蠻陽光的啦,笑容很不錯..』紀希又想起啟哲回頭看自己笑時的畫面,突然覺得氣溫似乎又飆高了,有點無法順利呼吸的感覺。『咦?現在都這麼晚了,怎麼還這麼熱啊?夏天的晚上威力仍不可小覷呢~』紀希是這麼說服著自己。『紀希,我好嘍!還沒整理好嗎?欸!朴紀希。』婉慈皺著眉頭看著沒反應的紀希,於是走得再近一點,在紀希的耳邊喊了一聲。

 『啊!什麼?唷!換我了嗎?好。』紀希匆匆忙忙抓了換洗衣物,跑進浴室裡。『噗~這娃兒在想什麼啊?想得這麼出神,真是的。』婉慈用小毛巾擦著還半濕的頭髮,左手順勢插上吹風機的插頭。『恩?資料怎麼還是擺這樣?怪怪,紀希在整理東西向來很快的啊!八成有什麼事在困擾她,等會兒問她看看好了。』婉慈吹好頭髮在梳頭時發現,這特別的狀況。過一會兒紀希也梳洗完畢了,婉慈看著從浴室走出來的紀希,便開口問道:『我說,紀妹妹啊,妳是不是有什麼事想要和我說的啊?』婉慈微笑的看著紀希,一雙細心的明眸閃耀著光爍。『恩?沒有啊!怎麼了?』紀希感到有些疑惑的反問著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TC111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