紀希坐在教室的窗戶旁,嘴裡咬著原子筆的頂端,回想著剛剛在販賣部,遇見啟哲的事情。背後突然被人點了一下,喚回紀希神遊的靈魂。『給妳。』坐在後座的琪琪,遞給了張紙條給她,小聲的說道。『後天下午呢~我們會陪妳去看鬥牛,可別說好姐妹們沒有幫妳,記得穿美一點,可以迷死眾人那種唷!我們支持妳,寶貝。』紀希看著紙條上面的字句,嘴角忍不住上揚,拿起筆來在底下寫著。『知道了,謝謝妳們啦!那天呢~我就穿個晚禮服配夾腳拖鞋好了,妳們記得也要配合我唷!』紀希忍住想大笑的衝動,把紙條回傳給琪琪。琪琪接下紙條連忙打開,仔細讀完內容後,不小心笑出聲來,很聰明的馬上用咳嗽聲掩飾。

 『紀小希,妳越來越風趣了耶!晚禮服配夾腳拖鞋?虧妳想得出來!』下課後,琪琪對紀希大笑說著。『妳們在笑什麼笑成這樣,剛剛我有瞄到妳們在傳紙條,是在寫什麼八卦嗎?』婉慈疑惑的問道。琪琪把剛傳的紙條拿給婉慈看,婉慈看完也大笑了起來。『紀希有進步耶,仙姑終於還俗了。』婉慈誇張的感嘆道。『噗~我還金針菇咧!對了,紀希,我去旁聽的時候啊,有聽到同班的在說妳的阮啟哲的事耶~』琪琪像想到什麼似的,拉著紀希的手說著。『什麼我的,妳有喝到婉慈煮的湯嗎?說話都快一個模樣了。』紀希笑著打了一下琪琪的手。『被妳發現了嗎?真是害羞~』琪琪玩味的回答。

 『阮啟哲今年20歲,B型天秤座,嗜好是打籃球和衝浪。在家裡排行老二,上有一個姐姐。目前是黃金單身漢一枚,沒有女朋友。』琪琪接著繼續說。『因為成績優異籃球打得也不錯,所以學校裡有蠻多女生在愛慕他唷!風迷的程度啊,和電視上的偶像明星有得拚呢~』琪琪用大拇妞撐著下巴,食指敲著鼻頭,若有所思的娓娓訴說著。『不過,雖然很多女生喜歡他,但他都沒有動心的樣子,把大家都當成好朋友。也不會仗著自己長的不錯,隨便去勾搭女生,算是個還不賴的男人。也沒聽說過他有主動約過誰呢~原來幸運兒就在我們身邊啊!』琪琪笑笑的咬著下唇,食指滑過紀希的下巴一下。

 『妳決定要穿什麼了嗎?我看這套不錯耶!紅色斜肩上衣配牛仔系列的迷你裙,再搭那雙黑色亮皮的高跟鞋,哇~正點唷!』婉慈在宿舍裡當紀希的狗頭軍師,準備在明天下午的時候,給啟哲為之一亮的感覺。『噗~我是去看鬥牛不是要去逛街耶,穿這樣不太好吧!』紀希看著婉慈放在床上的那套衣服,嘟著嘴唇問道。『厚,不會啦,這個和妳說的晚禮服比起來,簡直就是平民老百姓的打扮而已。』婉慈雙手一攤,還在原地轉了一圈。『哈哈哈,那個晚禮服我是和妳們開玩笑的啦!真的穿去我會熱死唷!現在是盛夏耶~』紀希腦海裡浮現自己穿晚禮服去看鬥牛的畫面,忍不住打了個冷顫。

 『哈哈哈,妳也知道會熱死啊?不錯唷!聽我的話準沒錯啦!就決定這套了,好,現在看配什麼髮型好看。』婉慈這下又化身為職業美髮師,認真的對紀希評頭論足著。『愛喲,婉慈姐姐,可以了啦,看個鬥牛搞得很像要去相親呢~感覺怪怪的呢~我綁個馬尾就好了,好不好?』紀希用那小到可愛的雙眸,認真的懇求著婉慈。『厚,好啦,不過要用這個髮飾妳才可以出門唷!』婉慈拿著桃紅亮面的蝴蠂結髮飾,退一步的說。『呵呵呵,好的,婉慈媽媽。』紀希撒嬌的拉著婉慈的手臂。『噗~敗給妳呢!又在喊我媽了。好吧!我不入地獄,誰入地獄,都給妳了。』語畢,兩個人又笑攤在宿舍裡了。

 紀希和婉慈她們,站在籃球場的前排位置,兩眼發亮的看著啟哲在場上的英姿。經過幾次激烈的鬥爭,最後啟哲一個關鍵的躍身灌籃,取得這場比賽的冠軍。和紀希第一次看到啟哲的情形相同,為隊上取得最後的勝利,現場的掌聲和尖叫聲不斷,啟哲和隊友們擊掌歡呼著。『恭喜呢~贏得太漂亮了!』紀希她們走過去和啟哲他們道賀。『謝謝,也謝謝妳們來看我們比賽唷!』再次看到啟哲陽光般的笑容,這影像更是加深烙印在紀希的腦海裡,看著啟哲的笑容紀希更開心了。『啟哲,你動凡心啦!在把妹呢~唷唷!』晨斯在旁邊看到啟哲和紀希的互動,不禁興奮的大喊出聲,啟哲見狀大笑了一聲。

 『呵呵呵,這位是我的好兄弟,他叫做潘晨斯,這位是朴紀希。』啟哲紳士的互相介紹。『我知道啊,就是你提到的可愛妹妺嘛~瞭!』晨斯比了個ROCK的手勢,心知肚明的點了個頭。『紀希妹妹,晚上有沒有空?我們請妳們喝飲料如何?可以請妳的姐妹們一起來,大家來聯個誼。』晨斯不正經的笑著說。『別嚇到人家了,他是和妳們開玩笑的,他比較愛鬧沒有惡意的。』啟哲對著紀希她們說。『哈哈,這位大哥挺幽默的,晚上幾點要去哪?說來聽聽吧!』琪琪大方的問道。『唷唷,沒問題啊!妳們決定要去哪吧,我們配合妳們。』晨斯頗感興趣的打量著,站他眼前這個有點MAN的女生。

 『那就約晚上七點,在學校附近的咖啡廳見面吧!晚上見嘍~BYE。』琪琪幫紀希他們約好時間,笑著帶紀希她們離開了。『琪琪,那個大塊頭晨斯和你挺像的耶,要不要順便考慮一下啊?』婉慈淘氣的問著琪琪。『噗~別亂打鴛鴦譜,今兒個主角是我們家紀希,先搞定她的姻緣吧!寶貝。』琪琪略略翻了個白眼,沒好氣的說道。『哈哈哈,原來情荳初開是會傳染的啊!那我要先去買個口罩,以免被傳染。』婉慈說完後又笑個沒完了。『是是是,結婚時會記得先瞄準妳的方向,快狠準的把捧花直接送到妳手上的。』琪琪和婉慈就這麼唱著雙簧,和紀希一塊先回琪琪家休息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TC111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