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思。故我在
指尖在鍵盤上彈跳,揚揚灑灑的文字敍述,像在樂譜裡舞動的精靈,用音符交織編成動人的歌曲,演奏出獨一無二的交響曲。字裡行間傳遞著生命的氣息,揮霍著自由享受心靈的洗滌。時間停留在,母親溫暖的懷抱裡。
 凌晨零時一刻,男人兇狠的對女孩說:『滾出去!這裡不再是妳家。』任憑女孩苦苦要求,男人仍把已打包好的行囊,一件件的往馬路上面扔。『求求你,不要這樣子好不好?』女孩面帶梨花,低聲下氣的懇求著男人。『想的美!我老早就和妳說過了,我要的是聽話的女人,不是有主見的女人!我寧可去外面找一個比妳還要醜的,也要是個會聽話的女人。』男人無情的話語,逐字逐句的不斷撕裂著,女孩那早已傷痕累累的心。『只因為我時間到了不在家,你就要這樣嗎?』女孩不可置信的看著那個男人。『難道只是和朋友去夜市吃個東西而已,這樣也不可以嗎?』女孩揪著身上那件鵝黃色的衣裳,強忍著悲傷繼續詢問道。

 『老子不管妳說什麼,我不想再看到妳了,走!』男人不屑的看了女孩一眼,碰的一聲把門關上。女孩在門用力關上的那瞬間,跌坐在樓梯的出口處,放聲大哭。不知過了多久,女孩才蹣跚的走下樓,獨自把散落一地的行裡,慢慢的拾起集中放在一塊。走在租屋處鄰近的小公園,緩緩的坐在鞦韆上。『這不是第一次了,為什麼要這樣對我?為什麼?』女孩的淚水像關不牢的水龍頭,在眼眶裡泛濫成災,流落到胸前的衣襟裡。這時手機在包包裡響起,女孩才回了神,翻著袋子找尋聲音的來源。『喂,瑛淑,妳還好嗎?』星岑在電話那頭焦急的問道。『妳回去後,我一直感到很不安耶~喂?』星岑聽到電話那頭,傳來斷續的啜泣聲。

 『瑛淑,到底怎麼了?妳說話啊~妳在哭嗎?是不是他臭罵妳一頓?』星岑緊張的胡亂猜測著。『岑,我..我現在..在我家附近的小公園裡,妳來接我好不好?』瑛淑抽慉的握著手機,好不容易才擠出這麼一句話來。星岑聽了馬上連聲說好後,拿起小外套和包包衝到樓下牽車,往瑛淑的所在地飆去。星岑暗自祈導著不要遇到臨檢,便連闖兩個紅綠燈拐進巷子抄小路,很快的就到小公園的外面。『我的天吶..瑛淑,妳還好嗎?』星岑看到一地打包得散亂的行囊,心裡大概就有個底了。『他把妳趕出來了?!不會吧!只因為我們去夜市吃個東西?拜託~嘛幫幫忙,我們前後出去才一個小時耶~』星岑大嘆著怎麼會有這種事。

 『岑,我今天可以去妳那住一晚嗎?』瑛淑的淚似乎已經流乾了,面無表情的看著地上的塵土。『啊?當然可以啊!來,我們先把這些東西整理好,再去我家休息。』星岑迅速的把瑛淑的行裡分類好,兩個人各騎一台九十CC.的機車,分次的把大包小包的行裡,一批批載往星岑的住處裡放。『呼~終於載完了。瑛淑,先坐著休息一下。』星岑把瑛淑安置在沙發上,再跑進廚房倒了兩杯開水。『來,先喝水。』星岑把馬克杯放進瑛淑的左手裡,瑛淑順從的喝了一口,就把杯子擱在客廳裡的桌子上。『恩..等下妳先去梳洗一下,晚上就和我睡吧!床是小了點,但夠我們兩個睡了。』星岑看著瑛淑那疲備的身軀,像極了枯萎的玫瑰花般搖搖欲墬。

 『瑛淑,瑛淑?』星岑輕推了一下瑛淑那瘦弱的肩膀。『我們在一起二年了,每次吵架幾乎都是我在道歉,這都沒關係..但他和我說,他要是的小公主,而我卻像個男人婆,說我不是他要女孩。』瑛淑突然沒頭沒腦的開始傾訴著,說到激動處,把皺摺不已的上衣擰得更緊了,眼眶再度湧出大量的淚水。『他居然親口對我說,寧可找一個比我醜的女人,也要找比我聽話的!我..我..』說到這裡,瑛淑早已泣不成聲,雙手環抱著雙腳並攏縮到沙發上,不願讓星岑看到自己這般落魄的模樣。星岑嘆了一口氣,決定扮演好聆聽著的角色,讓瑛淑累積的壓力有個適當的出口。『可是..我還是很愛他的,他知道的..他知道的..』瑛淑不斷的喃喃自語著。

 『今晚剛踏出門沒五分鐘,他就有打電話來叫我回去了。』瑛淑把頭靠在自己的左手臂上,避開星岑心疼的目光。『我有和他說我是和妳出去,去夜市裡吃個東西就回來,但他卻說如果我不馬上回去,就不用回去了。他每次都和我耍小孩子脾氣,我真的受不了了,所以我就和他賭氣,還是去找妳赴約。』瑛淑娓娓地敘逑著事情的始末。『在我們到達夜市時,我看未接來電顯示已經有十幾通,那時候的我更氣了。決定橫下心先逛了再說,所以我都沒有接也沒有回。』瑛淑輕輕將臉在膝蓋上磨擦著。『最後他傳了一個簡訊給我,叫我回去收拾行裡,滾出去。』瑛淑的淚水在湛藍的牛仔褲上,渲染成一片深藍色的海洋。

 『說真的,那時候的我很害怕,害怕他又會對我動粗。還記得上次妳曾經說他是史上最大隻的文沙豬,那時我不是還為這個,和妳大吵了一架嗎?其實我心知肚明的很,但依然傻傻的相信,我的愛可以改變他。』瑛淑用右手抹去淚痕,繼續說。『在交往之初,他還是個很紳士的男人,談吐不錯有才華又幽默,常常會說些甜言蜜語給我聽,那時是我們最幸福的時候了。』瑛淑抬起頭來,看著櫃子上的玻璃門,像是在觀賞一部電影。『交往一陣子之後,才知道他是個專制又霸道的男人,要我斷絕和所有人的來往,甚至把以前別人送我的東西全部丟棄,手機裡的電話簿也只剩他的和我家人的。』瑛淑的魂魄游移在過去和現實之中。

 『像妳的電話,也是在我苦苦的哀求之下才得以保存,前提是要先介紹妳給他認識才行。』星岑聽到這裡,回想到第一次看到那個男人的情景,忍不住翻了個大白眼。『他看過妳並和妳聊過天後,確定妳不會帶我去亂認識別的男生,才准許我繼續和妳聯絡。記得若琴嗎?我男朋友覺得她看起來太愛玩了,所以也不許我和她再有任何聯繫。』瑛淑仍沉醉在回憶之中,沒有發現星岑在一旁猛搖頭。『再把我所有的帳號密碼全改過,還把家裡的電腦設定開機密碼,防止我會趁他不注意時胡亂來。』瑛淑機械式的說出,男人對她的種種暴行,星岑驚訝的下巴都快掉到地上,不禁衝出一句:『他有病嗎?有病要去看醫生啊!』手重捶了抱枕一下。

 『哼,上次他對我動粗的原因,就是有個男同事打電話來給我,他接起來一聽是男生,沒說話就直接切掉電話,轉身就給我一巴掌。』瑛淑冷笑一聲,躺在沙發上。『這次我真的要和他分手了,說什麼我都不會再回去了。』瑛淑斬釘截鐵的對星岑說。『考慮好就不要後悔,決定了就要堅持下去。好了,先去沖個澡吧!下一個會更好。』星岑微笑的鼓勵著瑛淑,拉起瑛淑往浴室的方向走去。『慢慢洗,好了叫我唷,我幫妳把東西放好,等下出來就直接睡吧!什麼都不要想了,知道嗎?』瑛淑點了點頭,就進去梳洗了。星岑看著瑛淑進去後,再回頭看那堆像座小山的行裡,吸了一口氣,開始搬運分類的工作。

 『鈴~鈴~』鬧鐘準時在六點三十分響起,星岑掙札的爬起身來,按掉那吵死人不償命的時鐘。用力伸了個懒腰,忽然想起了什麼,轉頭看著還在睡的瑛淑,嘴角泛起一絲微笑。連忙起床整好儀容,準備趕搭公車上班去。要出門前不忘貼張紙條在冰箱上,上面寫著:『瑛淑,我去上班嘍!冰箱裡有吃的,記得自己用來吃唷,不用客氣。星岑。』弄好之後便輕輕帶上了門,衝往公車站牌的方向。一早到公司時,同事看到星岑便打了個招呼,卻撇見她眼底帶著兩片煙燻妝,靠過來關心的問道:『星岑,妳怎麼今天看起來,有點累的樣子呢?是昨晚沒睡好嗎?』星岑摸著臉龐笑著說:『沒有啦,昨天電視看太晚了。』星岑四兩撥千斤的帶過。

 走到位子上,開始一整天忙碌的工作流程。很快的,中午休息的時候到了。星岑按著微微發酸的肩頸,抽屜裡傳來一陣簡訊的聲音,星岑順手拿起電話按下開啟,上面顯示著瑛淑的名字。『星岑,對不起。我現在回去了,他打電話來求我回去,所以..謝謝妳昨晚收容我。』星岑看完內容,忍不住攤在椅子上吼了一聲,碎唸道:『幹嘛又回去啊?打了人又給糖吃,這個臭男人花招真不少!瑛淑也太笨了吧!怎麼這麼快就好了蒼巴忘了痛,吼,氣死我了。』星岑不悅的按下刪除鍵,無奈的搖了搖頭,走出辦公室準備去用餐。『星岑,一起去吃飯吧!』云謙剛好也踏出辦公室,便邀著星岑。『唷,好。』星岑有心事的點了個頭。

 『怎麼啦,現在才中午就無精打采的樣子,發生了什麼事嗎?』云謙試探的問道。『哎,說來話長啊~愛情的俘儒,終究是逃不過愛情的追趕。』星岑若有所思的回答著。『唷唷,妳變成愛情的俘儒了嗎?是哪個公子哥兒有這份榮幸呢?』云謙打趣的問著。『噗~不甘我的事啦,吼。好啦,先去吃飯吧!邊吃邊告訴你好了。』星岑便和云謙兩人走去餐廳,坐定後星岑便一股腦的,把昨晚發生的過程全告訴了云謙。『恩恩,所以說,妳朋友現在又回到她男朋友的身邊嘍!然後妳一個人在這裡氣個半死,是嗎?』云謙玩味的看著,星岑那付想把人啃下肚的模樣,忍不住笑出聲來。『吼,有什麼好笑的,我很生氣耶~』星岑嘟著嘴看旁邊。

 『呵呵呵,好啦,別生氣了。男女交往的細節,本來就是我們這些外人所無法得知的。女人自古以來,就是懷舊的動物。也許是他們擁有許多共同的回憶,所以才會讓妳朋友放不下或捨不得放下。在老一輩的人來說,這叫做相欠債,或許是上輩子女方負了男方,這輩子是來討債的也不一定。』云謙分析著狀況給星岑聽,星岑還是嘟著嘴,但眼光轉回來在云謙身上。『我們已經盡已所能的去幫助他們了,剩下的就看他們之間的緣份嘍。』云謙邊說邊攪拌著溫熱的玉米濃湯,笑著說:『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相處模式,雖然有的在外人看來簡直是種折磨,但當事者本身卻甘之如貽。所以,讓他們順其自然吧!』云謙舉杯喝下最後一口湯頭。

 星岑也喝下最後一口湯,心裡默默地咀嚼著云謙的話語,回想昨晚的事情,彷彿像是一場紅樓夢。深深吸了一口氣,再緩緩吐出,眼珠子左右流竄了一會兒,定格在云謙似笑非笑的眼眶裡。『呵呵呵,有釋懹多了嗎?星岑小姐。』云謙回望進星岑的眼窩裡。『噗~我是在想你說的,女人自古以來,就是種懷舊的動物。我倒覺得應該是說,女人是種愛情的動物。對愛情渴求的養份需求,依附在男人的臂彎裡尋求一種名為安全感的東西。』星岑有感而發的說道。『唷唷,那..妳也有在找尋這份安全感嗎?』云謙暇意的問著。『別鬧了,看到我朋友的情形,我都快嚇死了,哪兒有這份閒情去弄這種玩意兒。』星岑的右手像在求救似的,不停的左右搖晃著。

 『哈哈,那是因為妳還沒有遇到那個人,那個讓妳神昏顛倒的人。像妳說的,愛情這種東西很奇妙,它要來時連銅牆鐵壁也抵擋不住的。』云謙順手整理著用完的餐具,邊回應著星岑的想法。『是是是,您說的是。愛情來臨時,的確會讓人沖昏了頭,就忘了理智這兩個字該怎麼寫,連眼眼睛和耳朵都相繼罷工。』星岑也收著餐盤,邊碎唸著。『所以人家都說情人眼裡出西施啊!其實人只要相處久了,外貌的優劣已經不是重點,重要的是兩個人是否能相互信任和扶持。可能過於熟識之後,卻遺忘了尊重也是溝通的重要橋樑之一,所以才會產生磨擦和不愉快。』云謙認真的敘述著他的看法,星岑聽到都入了神。

 『恩?怎麼了?』云謙看到星岑望著自己似乎出了神,關心的問道。『啊?沒有啦。沒想到你的想法居然這麼成熟,簡直是在我心裡的形象,來個徹底大翻鍋耶~如果每個人都說的到做的到,那世界就不會有那麼多紛紛擾援啦~』星岑欽佩的看著云謙,一邊拍著手。『呵呵呵,純屬個人感想而已。好啦~該去上班了,走吧!』云謙拿著自己和星岑的餐盤,一起拿去回收桶分類放置。『恩,好啊。』星岑點著頭,走在云謙的右手邊。『星岑,不要因為害怕受傷,而放棄享受愛情帶來的滋味,縱使裡頭五味雜陳,但終究是人生必經的過程之一。經歷過愛情裡的點點滴滴,才能學會愛人的方式與被愛的幸福唷!』云謙在電梯口點下要上樓的按鈕。

 『恩恩,世上有兩種女人最美麗。一種是認真工作的女人;一種是戀愛中的女人。那我算是個美麗的女人嗎?』星岑俏皮的問著云謙。『呵呵呵,當然。妳擁有關愛別人的心,是個很善良的女人。』云謙比個請的手勢,讓星岑先進電梯裡頭。『呵呵,剛點的甜點沒白吃,說話真是越來越甜了你。』星岑聽到云謙的稱讚,臉上終於浮現出燦爛的笑容。『還是笑容最適合妳了,笑起來多可愛啊~』云謙看著星岑的笑臉,不自覺笑的更深了。『謝謝,如果你以後開家愛情停看聽,我就當你的頭號粉絲,請你做我的愛情顧問。』星岑忍著笑意,裝認真的看著云謙。『好啊,那就從今天開始吧!』剛好電梯門開了,云謙著星岑的牽手走回辦公室,開始了另一段動人的戀曲。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TC1119 的頭像
TC1119

Jicen ◦ °

TC111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bossanova002
  • 執著跟快樂是愛情的基調,當執著消退,快樂不再時,戲也落幕了。

    流暢的文筆雅致的敘事,讓人看起來輕鬆愉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