『恩..均宇,你..恩..沒事。』卉妤和均宇走在樓梯間時,卉妤似乎想說些什麼。『恩?怎麼啦~說說看,我聽。』均宇握著卉妤的手,力道稍稍加重了一點點。『啊..我..我覺得你今天很不一樣呢~但我不知道該怎麼說。』卉妤漲紅的臉龐,說話變得吞吞吐吐的。『呵呵呵,哪裡不一樣了?妳還有..十二樓的時間可以說。』均宇開玩笑的說。『噗~看來你真的有高人在調教唷!昨晚不是說,下次就要和我說那個秘密了嗎?還有那位高人到底是誰啊?我真的很好奇呢?快點告訴我嘛~』卉妤撒嬌的問著。『呵呵,妳真的很想知道嗎?我算算看唷~恩,高人有芸,天機不可洩漏。』均宇興味意濃的看著卉妤微笑。

 『吼,和我說啦~還是你真的有在外面亂來?』卉妤又開始在亂猜。『咦?卉妤,妳有聞到一股味道嗎?酸酸的耶~』均宇忍著笑意,認真的在找尋這股味道的來源。『有嗎?我沒有聞到啊~咦?吼,我聽懂了唷!』卉妤半氣半笑的打了均宇一下。『很聰明嘛~不愧是我童均宇的老婆。』均宇大笑的聲音在樓梯間迴響著。『噓,小聲一點啦,等下被罵。』卉妤又開心又害羞的說著。『有什麼關係,在我的心裡,早就認定妳是我的另一半了,讓別人知道妳是我的,那別人就不敢明目張膽的想和我搶了。』均宇正經的對卉妤說,認真的眼神望進了卉妤的心坎裡。卉妤開心的笑著,笑容猶如日中高掛的太陽般豔麗。

 走到了大廳前面,卉妤在管理員那等著均宇把車開過來。管理員看到卉妤站在門口,獨自一個人笑得燦爛,忍不住開口說道:『龔小姐,今天心情不錯唷!男朋友來接妳上班啊,真幸福呢~什麼時候打算要結婚咧?我看到妳身上充滿著紅光呢~看來你們的好事近嘍!』管理大樓的阿伯,風趣的和卉妤聊著。『呵呵呵,謝謝。還沒有那麼快要結婚啦!啊~他來了,我先走嘍。』卉妤笑著和阿伯說完,回頭看到均宇正搖下車窗,笑著和她招手中。『剛妳在和老伯聊些什麼?看來好像蠻好笑的,說來聽聽看吧!』均宇切進內車道時,看著卉妤微笑的側臉問道。『唷,高人有芸,天機不可洩漏。』卉妤調皮的眨了一下眼睛。

 『愛啊~這麼快就被妳學走了,下次我會記得先去註冊一下版權。』均宇在等紅綠燈時,右手輕捏卉妤的左手臂。『呵呵呵,如果我未經許可,又動用了您的版權,那該怎麼辦才好呢?』卉妤故作苦惱的說著。『那只好以身相許了,我許給妳。』均宇大笑的回道。『噗~你現在走俏皮風嗎?怎麼才一晚就轉變這麼大!愛喲~我整個人快被好奇心埋沒了啦~』卉妤誇張的按著臉脥,一面偷看著均宇的反應。『哇哈哈,妳真的很可愛耶~昨晚辛苦妳了,在我的腦海裡跑了一整天,所以今天買個早餐給妳補一下。』變成綠燈了,均宇笑笑的跟著車陣的腳步前進。卉妤驚訝的張大的嘴巴,又感動到無法自拔。

 『你怎麼確定,是我在你腦海裡跑了一天呢?不會怕這是一個幻覺嗎?』卉妤側著身子,深情的看著在開著車的均宇。『當然確定啊!妳頑皮的身影,在我身邊忽遠忽近的奔跑著,佔劇了整個思考的空間;妳說過的話語,我都牢記在心底;妳愛吃的東西,現在也變成了我最愛吃的食物之一;妳愛看的雜誌,現在也是我必看的其中一本;有關於妳的一切,都變成了我的生活必需品。所以,我很確定,那就是妳。』均宇和前面的車輛維持著一個安全距離,右手緊握著卉妤的左手,大姆指在卉妤的手背上輕輕來回滑動著。卉妤悸動得久久無法言語,淚水大顆大顆的撒落在他們的雙手之中。

 『怎麼哭啦?乖~這樣我會捨不得唷!』均宇把車暫停在路邊,抽起紙巾幫卉妤拭去淚痕。『均宇,謝謝你為我做的一切。我真的沒想到,我在你的心裡佔著那麼重的份量。相對比較起來,我好像付出的太少了,對不起。』卉妤說著說著,淚水更是不聽使喚的狂掉。『噓,不會啊~有妳一直陪伴在我身邊,這對我來說就是最好的禮物。好了,別哭嘍,妳的公司就快到,等被妳同事看到會以為我在欺負妳呢~』均宇半開玩笑的哄著卉妤,卉妤才破涕為笑的點著頭,接過紙巾擦拭眼角。『好啦,到了。下班時我再來接妳回家,要乖乖上班、要記得想我,知道嗎?』均宇笑著說完,吻了一下卉妤的額頭。

 卉妤失了神的看著均宇的舉動,過了好一會兒才回過神來。『呵呵呵,今天換你要在我腦海裡運動嘍!等下開車記得注意安全唷~要下班前我會打電話給妳。』卉妤說完,以迅雷不即掩耳的速度,輕啄了一下均宇的唇。不待均宇的反應就跳下了車,走進公司的大門前,不忘轉身送給均宇一個幸福的笑顏。『太刺激了,我的心臟快要受不了了。』卉妤站在電梯門口時,忍不住抱著包包開心的自言自言著。『郁喬,早啊!』遠遠看到郁喬正打著哈欠,緩緩的朝電梯的方向走來。『恩?早啊~咦?妳早上出門是撿到錢嗎?笑的那麼開心~』郁喬用指腹揉著眼睛,想看看自己有沒有看錯。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TC1119 的頭像
TC1119

Jicen ◦ °

TC111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